欢迎来到关于电影情书图片【六篇】 - 安全管理 - 千惠文档网_文档_文档下载~

关于电影情书图片【六篇】

时间:2021-09-18 安全管理 点击:

电影,是由活动照相术和幻灯放映术结合发展起来的一种连续的影像画面,是一门视觉和听觉的现代艺术,也是一门可以容纳戏剧、摄影、绘画、动画、音乐、舞蹈、文字、雕塑、建筑等多种艺术的现代科技与艺术的综合体。电影是一种视觉艺术,用于模拟通过录制或编程的, 以下是为大家整理的关于电影情书图片6篇 , 供大家参考选择。

电影情书图片6篇

第1篇: 电影情书图片

  电影《情书》观后感

  

  这是一部日本的电影,《情书》一开始便是以一个丧礼为开篇,我以为这是一部笼罩着伤感氛围,以悲伤为结局的故事,孰知,看下来却不是这样。

  

  丧礼上死者名叫藤井树,男性,有着一位名为渡边博子的未婚妻,未婚妻在未婚夫的纪念册上发现了他中学时期的毕业照以及当时的住址,并且未婚夫藤井树的妈妈告诉她这个地址或许已经不在了,而渡边博子忍受不住失去未婚夫的悲伤,想要以信寄托哀思,于是默默地记下了这个地址,并且在神户写了一封寄给小樽的藤井树的信。于是这个故事就伴随这一封寄托哀思的信悄然开始了叙述着。

  

  我不禁在想渡边博子为什么就那么不顾后果的寄了这一封信,或许是因为她内心对于藤井树的思恋。不过也正因为她这一时的冲动,才发现还有这么一个故事的叙述。

  

  没想到小樽的这个地址真的住着藤井树一家,真的是藤井树的家,不过这是女--藤井树,一个与渡边博子的未婚夫同名同姓的女生藤井树。一开始渡边博子觉得很不可思议的受到了藤井树(女生)的回信,她是又惊又喜又害怕,这是她的未婚夫藤井树吗?这是我寄去天国的信吗?这是我受到从天国寄回来的信吗?而小樽的藤井树(女生)觉得奇怪,她不认识在神户的渡边博子,却受到了她寄给藤井树的信,而且地址还是藤井家的地址,一开始觉得好玩才给予了回信,她们就这样通信。就这样在她们猜测之中来往了好几回,发现女生藤井树是男生藤井树的中学同学,于是渡边博子就想要知道了解她的未婚夫藤井树中学的事情,并拜托女生藤井树告诉她。就这样,女生藤井树把她记忆中的男生藤井树的事都告诉了渡边博子。

  

  女生藤井树其实自中学在男生藤井树转学没见面后,也就没特意的去想起男生藤井树,在这一次巧妙的通信之中,女生藤井树回忆起了男生藤井树的形象。他们第一次的点名尴尬,班上开玩笑的尴尬以及过后的委屈,老师误会的尴尬,在图书馆里的静静的相处。这一幕幕就在女生藤井树的回忆中&&她把这一切都告诉了渡边博子。

  

  看到女生藤井树把自己回忆里的男生藤井树叙述给渡边博子的时候,何尝不是她自己想要去记起男生藤井树?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点名的尴尬,忆起他们因名字同名同姓而被同学开玩笑的尴尬和委屈,想起他们在图书馆的安静的相处。但却把自己的记忆与他人共享,女生藤井树也是那样的痛苦,不过前提是女生藤井树并不知道男生藤井树已去世两年,而她在知道渡边博子的男生藤井树的未婚妻之后,也把自己的心意埋在了心底,并希望他们可以幸福。

  

  在图书馆值日的这些日子,男生藤井树总是借一些旁人少借的书,并且在没本借书卡上写上藤井树这个名字,女生藤井树以为男生藤井树只是无聊想要写他自己的名字而已。其实这是男生藤井树写女生藤井树的名字,初恋都是如此的羞涩含蓄,淡淡的却又意味。

  

  渡边博子和好友秋叶先生在山上的谈话之中说道,男生藤井树并未向她求婚,而是渡边博子先开口我们结婚。这也是从另一个细节看出男生藤井树并非真心要与渡边博子结婚,(提一句,渡边博子与女生藤井树很像。)我想男生藤井树的初恋是女生藤井树,他喜欢女生藤井树。初恋是这么的轻述,是这么的含蓄。

  

  在男生藤井树转学前借的最后一本书,要女生藤井树代还,可是女生藤井树却未发现借书卡背面画的是自己,就这么错过了。

  

  至于渡边博子对于男生藤井树的感情,我也看不清,但是渡边博子对他有情有义,只是这也或许是困住了他们之间的因素吧,在这一封封诉说着回忆中情感的书信,渡边博子终是明白了,于是她自由了,她很好,她非常好。

  

  人们都说,初恋是最难以忘记的,不在于是否得到过,是因为青涩伴随着初恋,含蓄修饰着初恋,一丝丝的温存就在初恋中,怎样也冷却不了。

第2篇: 电影情书图片

《情书》电影观后感(一)

同名同姓的男孩女孩,封存记忆下一段朦胧的情感回忆,电影中的男主人公始终缺席,却在藤景树和博子的书信中形象一点点丰满起来。到影片结尾,电影的悬念揭开时,才让我们恍然大悟,这是一段深藏心底的未了之情。两位女主人公阿树和博子最终迎来了全新生命的春暖花开,为了忘却的追忆和为了纪念的缅怀,都是美丽和无比清新的男主人公少年时错过的表达,我们也许都曾经错过,但是得到的,未必会珍惜,错过的,不一定就不美好,毕竟那时,我们都不懂爱情。

影片中穿插的关于藤井树和早逝的爸爸的病危急救事故显得真实而震撼,片中爷爷和妈妈关于是冒雪送高烧的藤井树去医院还是在家等救护车的争吵极为精彩,真实。爸爸因为爷爷的方法(送去医院)而来不及救治,当70多岁的爷爷对着妈妈清楚说出从家到医院的时间,并背着藤井树在大雪中飞奔,对着妈妈说:“我就算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把阿树救会来”时,我彻底泪奔了。当人们要保护自己心爱的人的时候,往往能够表现楚人性最光辉的一面。电影中的这一幕给我的感动和《火影》中,三代和大蛇丸对决时说的:“这是我的家,谁也无法夺走”一样。

幸运的是,同样的方法,爸爸没有挺过去,女儿最后得到了救赎。当然,在影片的最后,相信博子也得到了救赎,因为一次阴差阳错的感情替代,博子长久背负感情债务而一直沉湎于对以前逝去情人的思念之中无法自拔,伴随着阿树在影片最后解开男主人公初恋情感密码后,终于解脱了,开启了新的爱情之旅。从这个角度来看,岩井俊二导演是善良并且温和的,所有的伤痛和纠结都会过去,生命是一种不断前行的跋涉,不再踟蹰于昨日的繁花似锦,才能触摸明日的火舞艳阳。这,也许就是生活的真谛

最后谈一下电影中的点睛之笔,电影的音乐与情节,画面完美融合。《Childhood Days》,《His Smile》等等,旋律纯净,唯美且略带伤感,让我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如果说故事是带领我们走进电影中世界的领路人,音乐就是拨动我们心弦的天使翅膀。

《情书》是我大一在选修课上第一次看的,当时就想写一下观后感,可是一耽搁,也就忘了。如今,于大年三十的晚上重温一下,完成当时的想法。

第3篇: 电影情书图片

电影《情书》 课件解析

  情书导演 编剧: 岩井俊二
  演员: 中山美穗 藤井树/渡边博子 丰川悦司 秋叶茂 柏原崇 男藤井树 酒井美纪.少女藤井树
  上映 日期:日本 1995年3月25日
  《情书》是岩井俊二指导的第一部在电影院公映的剧情长片,上映后立即在日本等各国引起轰动,至今仍然有着简单纯净的艺术内涵,成为九十年代最为脍炙人口的日本爱情文艺片。
  其它作品:《燕尾蝶》《关于莉莉周的一切》《梦旅人》《烟花》、《爱的捆绑》
  1.唯美含蓄的爱情故事。
  影片其实是在讲述两个故事,一个是博子怀念死去的未婚夫藤井树,又要面对善良的老师的追求,她处于失去爱喝被爱的矛盾境地,只好借助死去的未婚夫来寄托哀思;另一个故事时讲述中学时期的暗恋。通过一场误会,逐渐揭示了三个人物之间的内在关系,也将男藤井树对女藤井树的暗恋呈现出来。这个暗恋是在影片最后才揭示出来的,也就是那封女藤井树没有勇气寄出的信。 由此导演揭示出男藤井树真爱的是少年女藤井树。而他对于博子的爱只是一种无法实现的暗恋的寄托。
  两段爱情中,博子的爱浓烈深沉,藤井树却如此内敛羞涩。影片以以含情脉脉的笔触舒缓地展现了两段可贵的爱情。女主角博子对藤井树的眷恋,两个藤井树之间朦胧的情感,这两段爱情都没有由于藤井树的意外死亡而枯萎,而通过细腻感人的影象深深地印在心里。
  是女藤井树的回忆让博子终于走出了自我情感的深渊,也是博子让藤井树了解到从未深究过的记忆中的自己。彼此照亮却从未相逢,似乎没有人为她们遗憾。在影片中两人已然融为了一体,成为爱与记忆的印象。
  主题:爱 记忆与遗忘 孤独和离丧
  2.一人饰演两个角色的精妙之处。
  影片成功的让一个演员扮演两个不同的角色,而这两个角色是结束影片主题的关键。通过成年女藤井树和博子极为相似的长相,来表现中学时期男藤井树对女藤井树的暗恋。
  3.对岁月的怀念
  在精心描绘爱情的同时,岩井俊二还着意表现了对逝去岁月的怀念和追忆。尘封的爱情和青春在主人公的回忆中逐渐清晰、复活。与现实相比,影片中的过去更为明快优美。在那一幅幅唯美的画面中,漫天飞舞的片片樱花,暗生情愫的少男少女,都唤起我们的无限遐想。
  4.对死者的悼念,对死亡的看待。
  《情书》的故事情节始终是围绕着生死而展开的,但与众不同的是,它并没有刻意去表现死亡的恐怖与残酷。
  例如:男性藤井树的遇难、少女藤井树父亲的去逝、成年女藤井树因患重感冒而险些丧生。影片中将死亡淡化为一种哀思和怀念。
  男藤井树的死亡,片子一开始便是他离世两周年的悼念会,死亡本应给片子笼上灰暗的色调,但导演却将他的死处理得十分平和。在他死后,身边所有人的生活又走上了正常温馨的轨道。连他的父母都已经从哀伤中走出,唯独博子却一直耿耿于怀无法自拔。
  少女藤井树父亲的死亡,那一段回忆的镜头和而后在冬季结冰的湖面被冻死的蜻蜓,一切的一切都是对死亡沉重的怀念。
  尤其是在女藤井树生病,爷爷背着她在大雪中奔跑,不放弃一分一秒抢救时间的镜头叙述,用大量镜头来表现女藤井树的病,则意在通过这种生死较量的情节衬托出生命的珍贵。
  病的预示。在博子和女藤井树两人通信期间,女藤井树一直患着感冒,直到影片结尾真相大白,通信和回忆终于停止,此时春暖花开,她的感冒也痊愈了。这里的病构成了隐喻蒙太奇:对逝去之人的不断回忆如同一场病症,如果你一直深陷在其中那么面对的只有无情的病症。只有走出这场梦魇,才能重新过上快乐的正常生活。
  5.释怀。
  整个电影的内容只是单纯的两段逝去的纯纯感情;一段是埋藏在男藤井树心底的旧爱-对于同班同学从未表白的暗恋;另一段是渡边博子对逝者表达的无尽的追念。
  从影片开头博子对男藤井树过分的怀念,到后来知道未婚夫爱上她的原因只是因为女藤井树与自己长得神似之后的悲伤,再到最后终于走出了这段感情的阴影,寻得自己心灵上最终的解脱。影片结尾当博子再一次出现在雪地中泪流满面地一遍遍呼喊——“你好吗?我很好。”的时候,她是用尽全力将自己最后一次对恋人的怀念包含进去。是最真诚深情的心意流露。
  影片讲述了博子心灵轨迹的演变过程。拉康的镜像学说理论,过分的他恋就是绝对的自恋,所以博子的爱最终是为了完成对自我的自恋。她的意识中无法容忍恋人对自己爱情的不纯净,因而当她慢慢了解到事情真相时心中是无法言说的痛。
  6.雪。
  影片的开头定格在日本神户这一沿海港口,大远景中白雪皑皑的天地仿佛连成一片,缓缓流动的钢琴曲中的博子辛苦地呼吸。她独自躺在雪地上,双目似闭非闭。随后的镜头中她从雪地中挣扎地站起来,然后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山下的墓地走去。镜头将其缩成一个小灰点,慢慢的在白布上蠕动。正值藤井树的忌日典礼。博子此时的心情正如这片片白雪一般寒彻,悲凉。
  女藤井树在风雪夜中病危抢救大雪纷飞的场景作为影片的一个线索,雪自始至终地贯穿于整部影片。它落在现实,也落在回忆中。它是一种满载着隐喻、符号和媒介意义的事物,它承载着心灵,雕琢着情感。雪在影片中暗示两颗纯真羞涩、腼腆的心灵;暗示绵延不绝的思念;暗示稍纵即逝却有真实无比的时间,又暗示内心深处的每一份至真至纯的情感。
  7.镜头游走在现实和回忆中。
  一次又一次的镜头剪切,在回忆和现实中为我们交代了两个同叫藤井树的青年男女中学时代被隐藏的爱情。这样的镜头穿插,将尘封的记忆层层打开。 违反连续时空连续原则的剪辑---非连贯性剪辑。打破时间的连续性,打破空间的完整性,创造连续时空的假象。
  当博子去拜访女藤井树时,两人在路上擦肩而过。博子正打算搭乘飞机离开,在路边第一次看到了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但从未谋面得女藤井树骑自行车从自己身边经过,她失口叫了一声“藤井小姐”。这时观众看到女藤井树蓦然回首,向着博子的方向观望。接下来是一连四组不同景别的目光对视,也就是建立在二人空间的沟通,他们处在同一个封闭空间内。但是,接下来女藤井树的目光却开始游移,然后一脸茫然地骑车离去,这时我们才知道这一切全是误解。
  到这里导演似乎还觉得意犹未尽,紧接着的镜头又做出了相同的处理。接着树离去的镜头的是博子坐的飞机起飞。接下来我们看到女藤井树在为博子送行的错觉。但是接下来的镜头中再次证实了我们的这种误解,原来女藤井树只是在和她的妈妈一起看新公寓。这里是再一次对目光顺接原则的玩弄,我们以为前后两个镜头处在同一个空间里,但事实上已经转移了空间。在这个段落中,导演对空间连续性原则的有意违反并不是为了造成悬念的目的,在这里,两个命运有着神秘联系又从未谋面的女孩通过目光的顺接建立了某种沟通,她们似乎曾经处在同一个空间,但这事实上却是误解,他们依然擦肩而过。导演通过这种方式建立了两个女孩若即若离的微妙空间关系,从而给观众带去了深深的喟叹。
  8.音乐。
  《情书》自始至终流淌着美妙缠绵的钢琴曲,洋溢着哀而不伤的感情和漫无边际的思绪。
  9.简单的话语和沉默。
  女藤井树和博子的书信交谈。
  回忆篇幅中男女藤井树最后一次会面是女藤井树父亲刚去世后,男藤井树来找女藤井树代还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她看着他认真地说出“请你节哀”,在父亲去世后第一次会心地露出了笑容。最后的画面,留给他的是站在雪地中笑脸嫣然的她,留给她的是在自行车上单脚支地羞涩地看了她最后一眼的他。后来她回到学校,得知的却是他已经转学的消息。在图书馆她微微踮起脚把那本《追忆似水年华》插入书架中,离开图书馆前转过身久久望着他曾经立着读书的窗户,她知道这一转身就是对这段感情的永诀了。 影片开头在男藤井树三周年祭礼上,大雪纷飞,依旧苦恋着逝去的男藤井树的博子躺在雪地上,呼吸急促,仰望漫天雪花在天空中祭出的回旋舞。和影片结尾处博子站在铺满皑皑白雪的群山面前的呼唤“你好吗?我很好”作对比和照应。 “你好么?”“我很好” 这已经远远超越的问话本身,而成为了对生命的叩问。前一幕代表着博子依然深陷于对逝者的思恋的话,后一幕则代表博子从这段感情阴影中,这纠缠已久的郁结中走了出来。思念的持续与终结仅用这简单的6个字就诠释得淋漓尽致。
  10.干净的镜头语言。
  当女藤井树回忆起中学时代的男藤井树时,有一个镜头:
  一个宁静的下午,阳光灿烂,穿过透明的玻璃,打在地板上,图书馆内白色窗帘飞舞。昏沉的图书馆里,同为理事的藤井树在一起值班。男藤井树似乎什么都不愿意做,只是一言不发地看书,这引起女藤井树的小小抱怨。当少年藤井树拿着书站在窗边时,微风轻轻地撩起白色的纱帘,半掩着他清秀的侧脸,秀目似闭非闭。少女藤井树抬眼望去,少年藤井树的侧影在金色的流光中若隐若现。
  导演用干净唯美的镜头语言否映照着男女藤井树之间的那段懵懂青涩的爱情。男藤井树的害羞,女藤井树的木讷,这样懵懂的画面让人不忍打破。
  

第4篇: 电影情书图片

这部电影现在看来也可以算是一部老电影了。从1995年到现在,已经经过了10多年的沉淀。其实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看过,不过那时候对艺术手法什么的一概不知(当然,现在也只是略知一二),再加上时隔已久,对片中的很多细节已经全然记不起来了。

在05年的时候,本片发行了十周年纪念版的DVD,并在日本等地举行了重映,不过并没能引起年轻人(指20岁以下的青少年)的兴趣。有评论认为是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再有那种10年前那一代人的情怀,他们太浮躁,太浅薄。也许并非如此,现在的电影手法实在太多,很多桥段10多年前才刚刚出现,非常的时尚,但在现在看来却已如同陈词滥调一般,所以那些年轻的观众对此不以为然,也无可厚非。毕竟他们是在电影发展到现在这个高度后才加入进来的,他们的起点已经不一样了。

对比

对比应该说是电影最重要的一种手段,目的便是造成反差。可以是人物、场景、情节(影片节奏)都可以形成对比,其中人物之间的对比是最直观的,而场景的对比却往往被观影者所忽略。

首先就是《情书》里的人物对比。

因为都是由中山美橞来饰演的缘故,所以从相貌来区分两人显然是不合适的。所以岩井俊二刻意为两人准备了两种完全不同的心境。渡边博子的出场基调就是伴随着忧伤,白茫茫的一片雪景,把苍茫、无助、凄冷之意全然展现。而女性藤井树的登场却完全不一样,即使生病,却还是带着精灵古怪,那个邮递员的配戏部分则更是烘托出了这种愉悦的气氛。需要一提的是,导演为了保持这样一种对比,女性藤井树全片都是带病出场的(初中场景除外)。

由此同为中山美橞的两位女性的反差已经出现,同时也很好的解决了观众会搞混两人的问题。

当然,少男与少女藤井树之间也存在着对比,只是这样的对比非常明显,无需深入分析。

所以,对于女性藤井树而言,存在着双重对比,一边是和相貌相同的渡边博子,而另一边是和姓名相同的男性藤井树。这样的处理,可以说是非常独到的。

接下来是一个场景的对比。

上一个场景是开场不久后的一个全景镜头,只有两种颜色:

xx,完全的冷色系镜头。

渡边博子独自一人身着黑衣在白色的雪地上行走,形单影只,孤独无助,整个画面看不到一丝的希望。因为是葬礼的关系,黑色则自然而然的代表了死亡,我们在后面知道,死去的是她的未婚夫。所以此时的博子是和孤独、死亡、绝望联系在一起的。

而下一个远景却完全不同(因为是在室内的关系,所以不可能像上一个镜头一样,那么的宽阔)。因为玻璃炉中火光的关系,整个画面显得非常温暖,不再是上一个场景中冰冷无情的感觉。而人物也变成了两个,渡边博子不再是一个人,还有和她的关系有些暧昧的秋叶茂。博子已经不再孤独,而柔和的光线也仿佛带来一种希望。

这里除了镜头的色系、博子的处境这两方面有着前后对比之外,还间接存在着两个男人之间的对比。在雪地场景中,藤井树是不存在的,令人忧伤、寒冷,而在玻璃工艺品作坊的那个场景中,秋叶茂却是活生生的站在那里,让人感到一丝暖意。

还有一个是剧情上的对比。

虽然两场戏中的人物都是坐着,但是气氛全然不同。上一个场景中,藤井树的母亲和爷爷正在激烈的争论是该等救护车还是直接跑去医院。而第二个场景中,则情节发展的很慢,还稍有些凝重,三个人一起陷在对阿树的思念之中。这两段戏,在剧情上并没有关联,而且是否是同时发生也未作明确交代,所以很明显,是导演有意把他们剪辑到一起的。用剧烈和舒缓的节奏对比,带给观众一种张弛有度之感(当然这两部分也可以看成是平行剪接的一种)。

综上所诉,人物、场景、剧情的对比在《情书》中无一缺少,由此也可以看出,本片作为日韩纯爱电影的一个巅峰代表、一个先行者,并不是徒有虚名的。

戏剧冲突

一部好的影视作品就像文学作品一样,是不能缺少戏剧冲突的,就好比茶叶之于开水。

只有在矛盾之中,剧情才能逐步深入(这与哲学中的矛盾理论倒是不谋而合)。

下面是xxxx豊川悦司之间的对手戏。

两人各占据着差不多一半的画面。左边,博子因为写信的人不是她的未婚夫而沮丧;右边,秋叶因为博子至今还陷于不切实际的幻想中而恼火。两个人的矛盾显而易见,秋叶想让她走出阴影接受自己,但博子却执着于过去的回忆中,想方设法要找寻阿树的痕迹。没有太多激烈的言语(当然,秋叶还是稍稍得吼了几句,不过总体来说是比较收敛的),气氛却已经剑拔弩张。这就是“戏剧”冲突的一个最好的例子,绝非肢体冲突,也不是普通的口角,点到为止。当然并不是说戏剧冲突就不可以有肢体接触、言语冲撞的场景,只是那样的话更多的是流于表象,而这样一种内敛的手法则更具有艺术的张力。

此外还可以看到(当然这和戏剧冲突无关),仔细看一下这个场景的光线,可以发现,博子刻意低着头,把脸埋在阴影之中(秋叶的脸上则可以清晰地看到光线的反射),这也可以作为是她不愿正视现实、还沉浸于痛苦的过去的一个佐证。

而这这两个冲突则已经发展到肢体阶段了。

特别要说一下的是这一组场景的构图。与之前那个例子,博子和秋叶分布于屏幕的左右两边不同,这次,四个主角两个一组,集中在画面的差不多正中间的位置。这是冲突最直观的表现,相较之余,高下立见。前者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即使矛盾双方本身没有接触,但是两人的冲突早已凝聚在画面的中央。就好比高手对决,身未动而剑气已直指对方。而后者借助于肢体语言来表达,太过直白,显然逊色不少。

另外,把这两个场景作为一组,是因为他们想要表达的意思是一样的。不论是少年还是少女藤井树,他们做出过激行为的目的都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感情。

上面三幅画面,来自本片的第一个煽情部分。之所以引用同一场戏的三个不同角度,是因为这三个角度的发展,就像是在为“戏剧冲突”来了次最完整的解释。先是藤井树的母亲和爷爷扭打在一起,集中在画面的中央;之后两人分开,但是岩井俊二并没有直接转入第三个画面,而是用第二副做了个过渡,可以看到虽然两人分开了,但是还是处于画面的正中;最后才给出第三幅,两人分布于画面的左右。第二个镜头的用意很明显,就是矛盾双方虽然并没有接触,但是他们的“冲突”还是纠缠、碰撞在一起,并没有分开。所以,可以说这一组镜头给全片的戏剧冲突来了次很好的总结。

重复

就像音乐,时常会有重复的乐句出现,而电影作品中一般来说重复最多的便是是场景。

更进一步说,电影中场景的重复很多时候是没法避免的,但就像音乐中所谓的主题变奏一样,好的导演也会让它看起来和上一次的有所不同。

下面是一组在秋叶的玻璃工艺品作坊的场景。

两个画面同为中景,粗略看来有点像两个不同的场景,但是仔细看一下物品摆设可以发现,其实是在同一个房间内。抛开白天与夜晚的时间差异不说,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摄影机的机位是截然不同的。上一场景中摄影机的位置在玻璃炉附近,而下一场景则到了对面。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可以算是一种“场景变奏”了。

另外,可以发现,白天场景的画面有种烟雾弥漫的感觉。很显然这不是玻璃作坊的特有效果,因为同样是这所房间,在晚上的场景中就很干净,完全没有这样的雾气。而且,在画面的上方有一道很诡异的蓝光。所以是导演有意而为之,用来配合这一场戏的朦胧氛围——博子和秋叶在研究那封回信到底从何而来,两人的揣摩大都虚幻而不着边际,这封回信的出现就像宛如在梦中一般,又像是烟雾缭绕的仙境,让人捉摸不透。

还有一个是医院场景。

与玻璃作坊不同,医院场景在片中一共只出现过两次,而医院的内部以全貌展现、并重复出现的只有这条通向急症室的走廊。先看下一幅画面中的现实场景,一个远镜头,很平实的把这条走廊展现出来。没有朦胧之感,也没有过分曝光,非常的写实。而上一幅画面则是阿树梦中的场景,同样的走廊,但为了配合梦境这样一个前提,光线、角度全然不同。从急症室的窗口中透出并不可能存在的强烈光源,过度曝光把整个走廊照耀的一片朦胧。再配上一个左右不停摇晃的镜头角度,把梦中的不真实和虚幻之感表达的淋漓尽致。

隐喻

其实就类似于文学里的比喻,只是在电影中更多的把其称作为隐喻。

这是女性藤井树在得知少年阿树已经去世后的一个回忆场景。这里这只被冻死的蜻蜓很明显是在隐喻少年阿树。即使只是一只蜻蜓,少女阿树也会对其的死而热泪盈眶(因为这令她想起了死去的父亲)。这也为她之后因为悲伤过度而引发肺炎埋下了伏笔。

这个场景则直接剪辑在女性阿树告别中学老师之后,比之前——回忆蜻蜓——更靠近阿树得知少年的死讯这场戏。应该说是个与之前的情节描述没有多大关系的一个插叙(当然,这个插叙有一个很重要的时间提示作用,也为之后的情节对比作了一个铺垫,见“对比”中的剧情对比部分)。这个插叙在列车逐渐加速远去中淡出,并带出回忆蜻蜓部分。所以,这个画面暗示着阿叔的思绪开始渐行渐远,回到过去,同时也预示着之后的剧情也会像这辆列车一样逐渐加快,直到迎来最终高潮。

人物刻画

电影和小说一样,主角自不必多说,浓墨重彩一番是理所应当,不太重要的人物则经常几笔带过。但是把主要特点描绘出来,还是必需的。

先来看看那个女性xx的叔叔。

这个摔跤细节的描写实在是让人忍俊不禁,这位大叔的冒失、滑稽的形象已经再清楚不过。再配上之后,他那相当有特点的笑声,这个人物虽出场时间不多,但肯定会被观众所记住。

还有位人物也是很有特点。

没错,就是及川早苗同学,这个出场表情,为这人物定下的一个基调就是神经质,不过不仅如此,下面这个表情,也是这个人物的另一个特质:

邪恶的本质一览无遗。

下一位其实在片中很早就已经登场:

既然有书信往来,邮递员当然必不可少,而女性阿树的名字,观众也是从他的口中首次得知。因为他一见到中山美橞便用一副憨态可掬的样子不止一次的喊道:

“阿树~”。之后为阿树捡信的细节则把这个人物的忠厚、不拘小节完全刻画出来了。

电影不是一场独角戏,在主角之外再塑造几个有血有肉的人物,毋庸置疑的可以为电影增色不少。

拾遗

片中有个不得不提的承启段落。

从走廊的一端开始,阿树在梦中看到了已故的父亲,躺在病榻之上,被十万火急的送往急症室。一开始阿树只是目送着父亲被逐渐推远,之后在母亲和爷爷的呼唤下,开始朝着急症室的方向飞奔而去。但是推开门后,她看到的却是少年阿树的身影,之后有关少年阿树的场景开始飞快地闪现„„这条走廊和那扇急症室的门便起到了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之前少女阿树在走廊上看到的是垂危的父亲,这象征着影片前半段一直在表达的一个主题——死亡,然而当那扇门开启之后,一连串的快速剪辑,把影片带向了另一个主题——回忆。所以,走廊的作用在于承上,而门则在于启下。

还有一个现在经常见到的手法。

上一个场景中除了藤井树外,空无一人,而下一个场景中,群众演员突然之间从四面八方涌到镜头中。而这样一种手法的运用现在来看已经非常普遍了,而且还发展出另一种类似的镜头语言,就是先用一个非常近的距离跟住主角,给人造成一种整个场景只有主角一人的错觉,之后镜头逐渐拉远,却发现整个场景中早已密密麻麻地布满群众演员。

另外,可以发现有些场景,画面有些轻微的摇晃,这是岩井使用手提摄影机拍摄的缘故。

这种拍摄手法会使影片显得更加生活化,从而给人一种亲切感(顺便一提,去年的一部《科洛弗档案》把手提摄影机的拍摄手法带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后记

普多夫金曾经把电影的叙述手法,也就是蒙太奇分为了五类:

对比蒙太奇;平行蒙太奇;比拟或象征蒙太奇(也就是隐喻);交*性蒙太奇;“主题反复出现”的蒙太奇。上面的回顾由于本人的才疏学浅、观察力的缺乏只提到了对比和隐喻两个部分(而且不乏牵强)。而其他几个大类的安排在普多夫金的总结面前也多有不伦之感。这一点不能不说是莫大的遗憾。

好在蒙太奇的划分归类至今尚无公认的定论,故不禁暗自窃喜,因为总也算是找到了一个为本文结构不够严谨而自我开脱的借口。

另外要提一下的是,全文是基于十周年纪念版的影片写成的,从国语配音的缺失情况来看,比国内播映的版本要长一些,所以有些画面截图对于只看过国语版的观众来说会有些陌生。

应该说,这十多年间日本的纯爱电影不胜枚举,近年的话在04年前后还出现了一个以《在世界中心呼唤爱》为代表的纯爱电影小高潮,而韩国在这断时期也出现了很多此类影片,其中就包括有03年的《假如爱有天意》和98年的《八月照相馆》。由此来反观95年的《情书》,作为一个先驱者,其中就已经包含了很多之后不断被运用到的经典元素:

比如书信、红色的邮箱、疾病、死亡以及那种若即若离的感觉等等。不须多说,《情书》在这类电影中的地位是无可取代的。岩井俊二自称是“影像作家”,从上面的回顾也可以看出,严谨的镜头语言使得他绝对配得上这个称谓。

闲暇之余,让过去的思绪静静的流淌,也不失为一种惬意。

第5篇: 电影情书图片

白色温情

电影《情书》是日本新锐导演岩井俊二的经典代表作。整部影片就像一首清新淡雅的抒情小诗,抒写了一部极具东方文艺气质的回忆录。

影评的主要内容是:少女渡边博子因为思念两年前亡故的未婚夫,偶尔获得一个地址,便抑制不住思念,给他寄去了一封问候信,不料却有了回音。喜出望外的博子一打听,回信人跟她长得一模一样,是位年轻漂亮的姑娘,而且跟他的未婚夫同名同姓,更巧的是,两个藤井树还是同班同学。于是这两位少女开始了频繁的联系,从而开启了另一段爱的尘封往事。

一、酸涩的回忆 意外的收获

回忆是一件痛并快乐的事情,或是幸福的,或是酸涩的。每个人都有属于他自己的记忆。《情书》以唯美的镜头和真诚的视角,含情脉脉地展现了两段单纯的感情。光阴的深处,我们依旧在那些泛黄的褪色旧照片上看到了少年人曾经执着的心意,感动着那份绵延不绝的暗

恋情愫。

在这部关于回忆的电影里,导演对线索的成功把握,超越了时空界限,再现了曾经发生在两个少年人身上的故事。女藤井树在一遍遍的回忆之中,记录下了她和男藤井树在中学时代的点点滴滴,这些在当时看来备显尴尬的琐碎回忆,加深了女藤井树对男藤井树的了解,重新审视了过去的经历,为自己曾经遗落的宝贵财富找到了心灵的居所。博子在这段回忆当中认清了自己竟然是男友初恋对象的一个替代品。在不懈的认证和伤口的愈合过程中,慢慢剥离了对男友念念不忘的眷恋,在沉痛的缅怀和刻骨的思念里,逐渐摆脱记忆里男藤井树的影子,勇敢地面对和接受现实生活中的秋叶。当女树最后看到夹在《追忆逝水年华》中写有“藤井树”名字并画有自己肖像的卡片时,不禁眼泪盈眶,她敲下了描述这段情景的文字,却终究没有发出去,因为这个时候她明白,这是完完全全属于她的记忆了。一个原本想占有更多的回忆,却通过记忆得到了忘却的解脱;一个似乎懵懵懂懂早已忘却,却在回忆中收获了最珍贵的记忆。

二、微凉的暗恋 静谧的温情

爱情总是电影中永恒不变的主题。暗恋却又属于一份最特别的情谊,一种幸福的寂寞情怀。这种微妙的感情如同冬日里洒落的雪花一样,微凉静谧,经不起碰触。

第6篇: 电影情书图片

白色温情

电影《情书》是日本新锐导演岩井俊二的经典代表作。整部影片就像一首清新淡雅的抒情小诗,抒写了一部极具东方文艺气质的回忆录。

影评的主要内容是:少女渡边博子因为思念两年前亡故的未婚夫,偶尔获得一个地址,便抑制不住思念,给他寄去了一封问候信,不料却有了回音。喜出望外的博子一打听,回信人跟她长得一模一样,是位年轻漂亮的姑娘,而且跟他的未婚夫同名同姓,更巧的是,两个藤井树还是同班同学。于是这两位少女开始了频繁的联系,从而开启了另一段爱的尘封往事。

一、酸涩的回忆 意外的收获

回忆是一件痛并快乐的事情,或是幸福的,或是酸涩的。每个人都有属于他自己的记忆。《情书》以唯美的镜头和真诚的视角,含情脉脉地展现了两段单纯的感情。光阴的深处,我们依旧在那些泛黄的褪色旧照片上看到了少年人曾经执着的心意,感动着那份绵延不绝的暗

恋情愫。

在这部关于回忆的电影里,导演对线索的成功把握,超越了时空界限,再现了曾经发生在两个少年人身上的故事。女藤井树在一遍遍的回忆之中,记录下了她和男藤井树在中学时代的点点滴滴,这些在当时看来备显尴尬的琐碎回忆,加深了女藤井树对男藤井树的了解,重新审视了过去的经历,为自己曾经遗落的宝贵财富找到了心灵的居所。博子在这段回忆当中认清了自己竟然是男友初恋对象的一个替代品。在不懈的认证和伤口的愈合过程中,慢慢剥离了对男友念念不忘的眷恋,在沉痛的缅怀和刻骨的思念里,逐渐摆脱记忆里男藤井树的影子,勇敢地面对和接受现实生活中的秋叶。当女树最后看到夹在《追忆逝水年华》中写有“藤井树”名字并画有自己肖像的卡片时,不禁眼泪盈眶,她敲下了描述这段情景的文字,却终究没有发出去,因为这个时候她明白,这是完完全全属于她的记忆了。一个原本想占有更多的回忆,却通过记忆得到了忘却的解脱;一个似乎懵懵懂懂早已忘却,却在回忆中收获了最珍贵的记忆。

二、微凉的暗恋 静谧的温情

爱情总是电影中永恒不变的主题。暗恋却又属于一份最特别的情谊,一种幸福的寂寞情怀。这种微妙的感情如同冬日里洒落的雪花一样,微凉静谧,经不起碰触。

电影中,对白色的凸显使影片自始至终都弥漫着一种忧伤的情调。影片开场的个别镜头里,一大片白茫茫的雪景,几乎充满了整个画面,博子一身青衣的装扮踩在厚厚的积雪上面,她单薄的身影在黑白分明的强烈对比之下缓慢前行,直至消失于那片巨大的白色世界里。这样的镜头处理和空间画面的设置,呈现了一种与世隔绝的孤凉气氛,为纵贯整个影片的情感基调埋下了伏笔。

另外,在电影《情书》里,导演在一些细小的情节设置上来着力刻画男藤井树对女藤井树的这种隐匿于内心的暗恋情谊:男树故意拿错女树的英语考卷,并且用自行车发电照明对考卷、男树总是出没于女树所在的图书馆,并且在图书卡片上记下女树的名字、男树在离别前送给女树的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种种爱的举动,以致连当事人女树都一直未曾发觉。直到影片的结尾才使女藤井树了然于心。然而,男树对女树的爱恋,就像是一次雾里看花的追寻,年少的纯真与羞赧使他一直将这份真爱深深隐埋于心,纵然在借书卡上写遍恋人的名字,也不过换来身后一个如梦初醒的感慨。

然而,女藤井树似乎是幸运的,她不曾体验到那种寻寻觅觅求之不得的爱的痛楚,但是当她明白一切事情的真相之后,留给她的不过是一份对往昔岁月的纯真追忆和天人永隔的无尽缅怀。其他的人,如费尽心思追求博子的秋叶,如一厢情愿单恋秋叶的女助手,再如憨憨痴痴百般殷勤的邮差,无一不在暗恋的迷茫中挣扎。

三、痛楚的离逝 温暖的重生

著名作家村上春树在《挪威的森林》中写道,“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片中的几个主要人物,几乎都经历了残酷的离别,但又都在逝去的伤痛中迎来了温暖的重生。日本人的生死观在这部影片中再一次得到了印证。

对博子而言,她失去了未婚夫藤井树,但更令她胸中酸楚的是她曾经以为拥有过的美好情感也随着谜底的揭开而消逝;但就在藤井树遇难的雪山上,忘情呼喊的她释放了心中积蓄的悲痛,继续微笑着面对新的生活。对男藤井树而言,生命已经凋零在雪山的征途中,但两个女孩的书信来往唤醒了他那段尘封的情感,尽管肉体已经消失,但他的情感却得以昭然,并将永驻在爱人的心中。对于女藤井树而言,她的体验则更为丰富。在还没有得知男树对自己的感情以前,女树内心最大的创伤来自父亲的去世,所以她宁愿一直被感冒困扰也不愿去医院就诊,那里埋藏着她的噩梦;而男树对她的暗恋则被她有意无意地埋藏。这时的她遭受的是亲人的离去与爱情的未觉,随着她回忆的加深,病情也逐渐加重,直至她也如父亲一样到了危在旦夕的地步。在生死的边界体认过死亡的触碰后,这种相似情境的再度演绎才驱散了笼罩在她身上的父亲死去的阴霾,与此同时,那些被她疏忽、掩埋的爱的记忆才破土而出,在心底发芽。

影片的最后,大病初愈的女藤井树获得了身体的新生,破除了内心死亡的阴影,更复活了一段至纯至真的情感记忆。

热门标签:
《关于电影情书图片【六篇】.doc》
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推荐度:

文档为doc格式

文章下载

《关于电影情书图片【六篇】.doc》

VIP请直接点击按钮下载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请使用最新版的WORD和WPS软件打开,如发现文档不全可以联系客服申请处理。

文档下载
VIP免费下载文档